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黄山毛峰文化 > 正文

茶乡与茶:一小撮黄山毛峰是最好的陪伴

发布时间:2019-2-26 23:45:11
老家,是皖南山区,黄山脚下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山村,虽地处偏僻,然风景如画,最是那抱千翠、拥绿水的青山,令游子梦牵萦绕。老家的山,绵亘不绝,未及青藏高原的雄浑,更无张家界、神农架的鬼斧神工,但却别有一番俊秀之气。窥过无数次这山之真容,仍是认为这俊秀得益于老家的茶,茶株连茶株,铺满这茶乡,翡翠般的茶树,孕育出盎然灵气。

这是当之无愧的茶乡。无一粒稻穗,独有这枝枝茶芽,哺育了祖祖辈辈。茶乡如梦境,清溪流水,野泉白云,空山烟雨,在碧溪、绿岩间,生长着株株茶树,浸润着日月精华,无论是晨雾初起,亦或是暮云四合,不管是湿漉漉的雨季,还是腊雪皑皑的寒冬,茶树依旧一身绿衣,映成一团,伴着山里烟云,吐露清香。

茶乡的人爱茶,把一切都奉献给了茶。除了常年耕作在茶园,松土除草、施肥灌溉外,采茶、制茶更是一年的重头戏。清明雷雨降临之际,就将上演一年中最忙碌的一幕,采茶是件极其繁琐的事,细腻得很,采撷每一根嫩芽,装入竹篓中,成为下一步工序的原料。至于制茶,要十分讲究炒青、烘青的过程,方可得到品质较好的成品。幼时常在采茶人的身边嬉戏,拾一尖嫩叶,看它在手中变换模样,而今在茶山驻足,感慨更多的是祖辈的筚路蓝缕。

“茶圣”陆羽曾在《茶经》中记载道,“茶之为饮,发乎神农氏,闻于鲁周公”,茶叶的历史自是渊远,已无从考究,但茶乡人饮茶,想必是一直流传至今吧,从黄发垂髫到白发苍苍,茶乡人的一生不曾离开茶。小时候,寄居在老家,祖父常为我泡茶,总是忘不了当时杯中茶的样子,那藏在叶间的一粟新芽,那杯中渐染的绿墨色,那耿耿清香,那一刻,那一瞬间,都常在脑海中浮现,孩童时的我,两手捧着小壶,吸吮茶汁,啧啧出声,品味香醇甘美,定格成绿的画面,当然,老人与茶都在。现在,也常自己泡茶,不论那高深的茶道,只需一只旧的绣花陶瓷杯,一壶新烧滚烫的开水,一小撮家乡产的黄山毛峰,坐雨闭窗之时,篝灯夜读之时,皆是最好的陪伴。

“茶里人生是清欢”,茶乡人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沾染一身茶乡绿意的我,至今仍在品味其中的道理。茶源于茶乡的尘土,又止于流水,捧茶可抒怀畅谈,人走却又茶凉。且泡一盏清茶,细酌之,看那自然绿意铺开,嗅那天育清香弥漫,杯中的深黛化开,嫩毫、叶芽渐变圆韵、光泽,继而上下翩然起舞,杯底早已如绽开的一池春水,上浮者如浮萍摆动,缓沉者,如芭蕾舞者的纤纤细足巧舞,杯中的那方天地,正逢江南烟雨时节,天已青色,朦朦胧胧中,芳草萋萋,十里飘香。一位颇懂茶学的哲人说过,“茶叶初泡之时如混沌未开,静若处子,而后则红尘滚滚,波涛汹涌,最后看破红尘”,这句话恐一语道破茶中哲理,它诉说着人生的拼搏,又吐露出人生的清淡。

根在茶乡,已一辈子与茶结缘。浮生若梦,这神仙境般的茶乡,这蕴积土地、山泉、晨风、暮雨之灵气的茶,永远是让我流连忘返,永远是我人生苦闷或归于平淡时刻,最美好的沉积。(作者:汪 励)
下一篇:没有资料